逃脫貓

湾家人 / 神经粗 / 雷点少 / 易洗脑 /
CP无差党 / 嗜甜只吃HE / 怕虐怕悲哭点低 /

全职高手沉迷中 -
伞修 / 韩叶 - 主食
林方 / 双花 / 喻黄 / 肖王 - 副食
其它各种杂食混吃,以及我家张副队是攻

码字一小时尽全力也只有龟速的200字
欢迎聊天

© 逃脫貓
Powered by LOFTER

[全职][韩叶]过端午

◎脑洞有 / OOC有 / 私设有。←怕踩雷可以私信问再看ww

◎这里头其中一边不是人。

◎PO主是无差党,但还是要说说文内有暗示乐受、方受、少天受。

◎雷点多的求自主闪避或小心入内。

◎第一次写同人文,各种求轻拍。

◎求捉虫


 

 

  「拿去。」韩文清敲敲叶修的肩,递了个小杯给他。

  哦,不只是杯子,里头还装着点酒,大概就正巧没过杯底那么多。

  「雄黄酒。」韩文清把手指伸进杯子了沾了下,将酒液抹在叶修额头上,然后推了推酒杯,要对方意思地抿一口。 

  过节嘛,习俗流程总是要走一遍,不能喝沾点也好。

   叶修顺着对方嗅了嗅杯内,迟疑的想了想,最后只让酒浅浅的沾了唇就把杯子还回去,这玩意儿有点呛,他直觉地少碰为妙。

   果不其然,粽子吃没两口他就觉得脑子晕乎乎,手脚不受控制,碗跟筷子怎么样都对不上位;除此之外还热得不行,明明吹着风扇,汗还是湿了整身。

   「不行,我得睡会。」叶修摆摆手要韩文清别跟,记得鸡汤里的腿给他留着就摇摇晃晃地回房了。

   看着人磕磕绊绊地走回去,韩文清不免也有些担心,但叶修一进房间拿换洗衣物的动作简直行云流水似乎什么事也没有,想跟上的心随之放下,直到他吃完饭听着浴室里水声哗哗没停才惊觉哪里不对。

   他不是个会拿想象来吓自己的人,但在半掩的浴室门前看着水流得满地时依旧不免紧张,只是在完全推开之后,剩在他脸上的只有错愕与不解。

 

  ──谁来跟他解释浴缸里扑腾的是什么东西?


   同居室友躺在不停满出清水的浴缸底,下半身长长的鱼尾有好半截卡在外头,啪咑啪咑地拍着莲蓬头里洒出来的水涟,甩得整个浴室连同天花板无一幸免。

 

  ──这是……人鱼?

 

  「叶修?叶修?」韩文清在浴缸边试着喊了几声就想把人捞上来,但那个把自己沉在水底吐泡泡的人快了一步睁开眼浮出水面,一脸就是没缓过酒劲的样子,无力的攀在浴缸边,用眼神向对方问着『谁啊你叫我干麻?』

  「你……还行不行?」帮叶修把因流水而垂在额前的碎发往上梳,额间摸起来有点烫,不只是脸,全身都有些泛红,就像刚从热水里捞出来一样:「怎么回事?」

  「有点热……好挤……」叶修斜晃晃地攀着,似乎随时会滑进水里,嘴上喀喀喀地啃着浴池边,眼神空洞。

  韩文清心说你现在少说两米长,卡在浴池里还多出一大段,不挤才奇怪。把人打横抱起,瞬间的位移让晕乎乎的叶修啊啊乱叫,不只在韩文清怀里扭动作乱,还重重地在方便下嘴的位置咬了好几口。

  忍着痛冲下楼,他家地下室有个私人泳池,整体长度虽然标准但宽度只有三个水道,为了各种可能与还没想到的方便性,上下池子除了直立式爬梯外,韩文清还在短边的一侧要求了缓坡阶梯,这当下他突然觉得当时的自己真是睿智无比。

  踢掉拖鞋,他一步步小心地走下阶梯,原本还热衷着想咬下一块肉的叶人鱼,一碰水立即转走注意力,自己悠悠地游开了。

  韩文清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,心底莫名地浮现的异样感一闪而逝,很短,却无法忽视。他跟水里浮浮沉沉的生物在池子边缓步绕圈,叶修闭着眼似乎睡得相当安稳,在池底摆着尾缓慢前进,每隔一段间距就浮上水面换气,尔后又缓缓地沉进水中。

  除了转弯时不小心会撞到头之外似乎没什么大事,韩文清想了想,回楼上把肩膀半大不小的伤口处理好,换了身衣服又回到池边。他坐在一旁趁着对方游过附近时伸长腿以脚尖抚过鱼尾,感觉有点滑溜;原以为会像人体有些温度,却意外地冰凉。

  鱼尾是蓝色的,腹部那侧偏白,又大又圆的鳞片在光线折射下出现了更多色彩;一开始还不存在的背鳍已经完整出现在对方下半背上,悠悠地开合着,看得出这条鱼目前极度放松。他不确定叶修这个状况会维持多久,也不确定对方会不会从这种似乎不太认得他的情况中醒来,只能说他有点意外雄黄酒的效力原来不只是传说。


  ──酒有效,醒酒茶应该也有效吧?

 

  一把抓住再次路过身边的半鱼生物,趁着对方想张口咬人时韩文清快狠准地把茶倒进叶修嘴里。似乎被醒酒茶的味道吓了一跳,水里的人一瞬间游远,眨着眼左右张望,目光从陌生回到熟悉,接着又啪咑啪咑地游回韩文清身边。

  「怎么回事?」叶修闻了下杯里残纯的淡褐色液体,嫌弃地推开。

  「醉了。」韩文清指了指对方的下半身:「你又是怎么回事?」

  叶修顺着对方手势低头,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尾巴,好半响才低声回了句听不清的什么,但韩文清还是从那段咕哝里听出了『打回原形』四个字。

  「所以你是什么?妖怪?」

  「什么妖怪?珍稀物种好吗,跟只会偷吃小黄瓜的河童可不同等级。」

  「哼。」坐在池边的人挑眉勾了勾嘴角,接着以手背探了探叶修的脸颊,确认着温度是不是还有一开始那么高。

  池子里的人突然觉得自己刚降下来的体温似乎又有往上爬升的趋势。

  叶修从喉咙里发出了不明的咳嗽声,默默地顺着泳池边再游个几圈,试图用冷水给自己再降个几度,顺便藏住他一时间按捺不住的澎然心动,却没能藏住早已爬上耳根的一抹淡红。

  「不怕吗?」叶修在游过韩文清身边时轻轻地丢下一句就过去了,但也没忘伸出平日隐藏在手指尖里的长指甲,好表明一下现在的他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战五渣。

  「怕。」韩文清拿脚指夹了下从他脚边溜过的尾鳍:「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。」

  一时间整个地下室里除了被轻轻拨撩的水声外没再有其它。

  「嗯咳。」叶修忍着想再次用冷水帮自己降温的冲动咳了两声:「哪能呢,不过是杯酒嘛,醒来也就分分钟的事;再说了媳妇儿不是在这等着我吗,我能去哪呢?是吧老韩。」

  湿漉漉的手不顾沾湿对方的可能性就拍上韩文清大腿,还像怕他不够湿似的整个人都靠过去撒娇般地蹭了蹭。这举动恶心得让韩文清忍不住想揍他,但最后也只是用力拍掉叶修想再往上的手,啪地一声响亮。

  「嘶……老韩你真狠心,对我的尾巴有什么不满就……」看着对方脸色又暗了暗,还讲装捧心哀伤状的人立马正色:「真有什么事找沐橙问就行啦,再不济敲敲你们群里那个张二乐问也……啊痛痛痛!唉、唉!你干麻呢!」

   原本脸上只是不满加上写着『攸关情人的事我居然还得问第三人才能知道。』这么一行,在听见另一个名字出现后随即把字改成『连张佳乐都知道还能有谁不知道?』。

   怒气之下韩文清一把抓起叶修手臂就想往岸上扯,毕竟要料理一条鱼,在陆地上怎么说都比在水里轻松嘛。事实也的确如此,离了水的鱼只能在地上扑腾,叶修紧张地想溜回池里,但韩文清这一拖可不止两步路,欺下身来时他们离水边可远着了。

   「老韩你不是吧,对一只鱼耍流氓还行不行啊。」伸手推人未果只好放弃,被圈在对方身下没法子开溜,看着逼问的眼神坚定如山,叶修只好摸摸鼻子出卖队友了:「张佳乐也是人鱼。」

   韩文清讶然。接着叶修买一送一地把方锐也卖了。

   趴在地上的人照这思路想了下:「黄少天?」

   「没想到老韩也有八卦魂的一天。」躺在地版上的人用手指在对方胸口上戳了戳:「错啦,我们这族哪有那么话唠的基因,再猜猜?」

   可接话的人是谁?这可是跟他相识十年的韩文清啊,怎么会不懂对方打算转移话题的心,硬是低头啃了叶修肩膀一口以表达怒气,身下人立即在他耳边嚎得一个令人满意的惨绝人寰。牙印红红的烙在叶修看不见的地方,他憋屈的皱眉,但这脸没赢得情人的几分同情,只见韩文清低下头又要咬下一口。

   「韩文清你属狗吗!」叶修顶开对方,尾巴使上力气地啪啪啪拍地以表达不满:「传说物种小心对待行吗,说不定我就是最后一只人鱼呢,不小心把我弄死了对得起这世界嘛你,没了我谁来忍受你的钱包脸!」

   钱包脸心说你要是最后一条,那刚才供出口的两尾是什么?

   「祸害遗千年。」他冷哼。

   「所以别担心啊。」叶修嘿嘿一笑,他拨弄着韩文清因为低头而掉下来的额前碎发:「今天只是意外,药效过去就没事了。」

   听着身下人这么说,韩文清只能无奈地低下头,他埋在对方颈间深深地吐了口气,感受着叶修属于人鱼的带蹼长指顺着他的背脊,安抚着他的情绪。

 

  ──急不得,他懂。

 

  两人间一时无话,叶修清楚韩文清不会丢出『老实交代』四个大字就逼他说,但他也清楚韩文清不会让他什么也不说就含混过去,只是他还需要多一点时间,得让他理理思绪,想想要从哪说起……毕竟这事要说全就太大了。

  现在他们什么都没得说,但叶修躺着躺着就无聊了,他舔舔唇,往趴在身上的人戳了戳:「上了岸还是鱼形态可不常见,机会难得,韩大大要不要来个今日限定的吻啊?」

  叶修眨眨眼说着以人鱼形态跟人类接吻可是他的第一次。

  韩大大半起身的扫了眼叶人鱼的长尾巴:「既然是初体验,把握机会感受一下全套服务如何?」



================
  因为全职的韩叶让我第一次掉坑写同人,老韩的个性真是太深得我心,在各种的诠释下我觉得老韩全然就是个男友力高的好男人啊(苏)

  想写写他就算对方不是人,只要认定了,种族就完全不在他需要在乎的范围里那种感觉(但是有写出来吗??)

  总之呢,就这样了,写同人文很有趣耶,只是很容易就会觉得自己不小心就OOC啦,求路过的各位轻拍啦!!

  泄泄收看!!

评论(5)
热度(64)